• 丁宁:2018,在逆境中成为自己的光

    2018年年初参加完世界杯团体赛后,丁宁给自己提出的新要求是,不要过多去考虑外界,专注乒乓球和比赛本身。当时丁宁觉得自己“欠债”太多了,从2017年瑞典公开赛打完决赛腹肌抽筋,躺在地上半天缓不过来,到世界杯团体赛训练中突然抻到脖子,当时人就动不了了,还串到右手发麻,这些都是丁宁欠的身体债。那时丁宁说:“现在我面临的问题和原来有巨大变化,体能恢复方面是非常重要的课题,处理得好能维持好现在的状态,处理得不好竞技水平和能力会下滑很快,最直接体现的就是输球。大家看到的是比赛的胜负,但我要做的努力比大家想象的更多。以前我闷头冲,一根筋练,现在更多的是要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去努力。” 丁宁把希望寄托在世乒赛前封闭训练上,然而丁宁却在那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体会到了焦虑,因为她要的状态一直没能出现。“我希望封闭训练结束后人感觉是:‘哎,还可以,有点游刃有余’,结果一直到世乒赛开始,这种状态都没有来。现在想想是因为我违背了规律,量上得太着急,身体承受不了,心理上也承受不了。” 正如丁宁所说,体能方面处理得不好,最直接的体现就是输球。哈尔姆斯塔德世乒赛上,作为一号主将,丁宁在半决赛第一场0比3输给中国香港的苏慧音。输了球的丁宁在总结会上狠批了自己,“在这种比较危急的时刻,我必须要特别果断,不能再犹豫,要马上做出决定去执行。果断体现在上场就要赢,这都不用说了,还有就是果断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不能有任何借口,要知道错误的严重性。” 第二天的决赛,丁宁上场时的紧张情绪甚至超越了打里约奥运会。“因为打奥运时的节奏是正常往上走的,而且其实完成自己的梦想是我自己的事。世乒赛打完半决赛我本来就有点乱了,在调整过程中又要面对队伍0比1落后的局面,想着自己不能影响团队,就更紧张一些。”赢了决赛以后,丁宁在采访的时候说,她和刘诗雯都不再是2010年莫斯科世乒赛上的那个小朋友了。 接着丁宁在内战中也接连输球,中国公开赛、利亚公开赛和全锦赛都尝有败绩,直到保加利亚公开赛丁宁才获得了2017年全运会后的第一个单打冠军。但每次输球对于丁宁来说不是一次打击,更是一次迈向成功的台阶。终于一直在台阶上攀爬的丁宁开窍了。 在黑暗中摸索着真相的丁宁,终于“守的云开见月明”,她牢牢地抓紧了这个契机,每天训练,坚持着想突破自己的那颗初心,即使“原来最有自信的球,现在一打就输”,丁宁也始终没有停下自己探求的脚步。成都世界杯,在几乎所有人不看好的情况下,丁宁决赛4比0战胜朱雨玲,获得冠军,这是丁宁的第20个世界冠军头衔。 “2018年,我从年初纠结到现在,我明白这种状态源于我对自己要求太高太急,这一年我看清了自己在和谁斗,压力的来源到底是哪,这些答案都是我自己。年初我看队内比赛的时候,还开玩笑说都看不懂球了,那时候是真看不明白,不理解新球,感觉大家的技战术比起以前变化很大,先进好多。后来我一直在努力,人的自我调动很重要,从能赢三局球就已经要靠‘生努’,到现在能赢四局能获胜,中间我经历过无数次的‘真没办法’,‘真没招儿了’。在看到契机之前,想法、、人,每一方面都要做到。选择尝试的道路时肯定会犹豫,有时候撞了南墙,疼了又回来重新走,但我觉得选择没有对和错,有时候能通过以往的经验还有和教练队友的沟通排除掉一些选择,但最后剩下的那条路,总得自己去走。” 2018年末丁宁说:“追求更高、、更强,真的不是空话,这是我们每天在做的事。”在进入国际乒联年终总决赛四强后,丁宁已经确保在在2019年1月的世界排名中重回第一。在逆境中,丁宁坚定的心,正是照亮她脚下黑暗道路的光亮,给她勇气前行。 全文将刊登在《乒乓世界》2019年第1期 全文将刊登在《乒乓世界》2019年第1期

    © 编辑:1396j  原文地址: http://www.bijier.com/showinfo-1-677-0.html
    版权所有!如转载文章,请务必注明以上引用地址,否则请勿转载!